从当前政策和市场层面来看,2019年整体信用环境将有所改善,信用溢价有望继续下行,债市的价值挖掘机会将更多地来源于低等级信用债。由于2018年以来投资者信用风险偏好的下降,当前中高等级中票信用利差已经压缩至历史25%分位数以下。但低等级信用利差却在高位,以AA-中票为例,其信用利差位于目前历史的75%分位数以上。

“我们前面几年的策略一直是价值防御策略,但今年将转向成长。尽管经济基本面可能会继续下行,但对冲经济下行的政策会利好股市。企业的经营环境会相对宽松,传统行业的头部企业盈利稳定,将会稳住A股重心。”翟敬勇公开表示。